公共场所摄像头引争议:既是监督者,但又可以成为隐私的窥探者

编辑:临晚心 2019-09-26 11:38:38

作者;放学堵他、大锤 编辑:大锤

高中生阿海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上了顶楼,刚点上一根烟想要美美吸上一口,却听到大喇叭里教导主任亲切地喊了自己的名字。

仓皇逃窜间,阿海瞥见了墙上的摄像头……

图片来源:《夏洛特烦恼》》

祖传三代碰瓷儿的潘大爷已经好久没出活了,好不容易今天让他逮到一个冤大头,结果在躺下的瞬间,刘大爷看到了自己右前方的摄像头好像冲自己眨了下眼……

图片来源:《西红市首富》

你看,也没跟大家商量一下,监控便把大家的生活安排上了。电子眼、摄像头随处可见,让人怀疑自己是否生存在“楚门的世界”。

part.1 摄像头,公共环境的监督者

电子监控,大家无不闻声色变。

这种忌惮可以理解,毕竟之前的家庭摄像头入侵与出租公寓各种隐蔽摄像头偷拍的事件还历历在目,上个月郑州某酒店就又爆出针孔摄像头偷拍,负责人甚至还声称80%的酒店的房间内都存在摄像头……

图片来源:微博

也正因为有这些违法的偷拍,大多数人对“监控”两字都没什么好感,关于“摄像头存在的意义”也被时不时拿出来讨论。直到近期这些恶劣事件的发生,我们才开始无奈地接受了一个事实:

公共场所的摄像头虽会让你外出时的隐私暴露,并且也不一定能完全确保所有人的人身安全……但它可能是真相的最后一道可靠屏障了。

抛开龌龊的针孔与偷拍不谈(没什么好再谈的了,骂街的话用尽了),公共场所内的监控还是很有用的,它不但能够对公共场所的行为进行限制,还可以为各类事件提供真相。

比如要不是被摄像头记录了下来,破案的难度将大大增加,那个对女性施暴的男人很有可能至今仍在逍遥法外。

除了街道以及户外广场的摄像头,公共场所监控的作用还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说发生在社区内的多少纠纷以及危险,都是在事后被监控录像揪出元凶的。

韩国一陌生男子尾随醉酒女子到家并想趁机进入女子家中,还好该女子及时关上了家门,该男子被楼道内的监控拍下后逮捕。假如他的罪行没被发现,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今年6月13日,深圳福田区,一名5岁男孩被20层坠落的玻璃砸中身亡;6月19日,南京鼓楼区,一名10岁的小学女生被高空抛物砸中头部。6月22日,深圳一名居民在家中打扫卫生时,不慎致使一块杠铃片坠落,砸中一名过路女子。

图片来源:现代快报

为了防止惨案的继续发生,一些地区设立了防护网作为保护措施,同时又安装摄像头来监督和震慑高空抛物。

要不是十字路口的监控设施越来越完善,不知道会有多少机动车在事故后比窦娥还冤。

图片来源:网络

很多城市把闯红灯的行人投上大屏幕的方式也令人神清气爽。不分老幼,只要违规便一视同仁。

图片来源:网络

除此之外,学校与幼儿园中的摄像头可以对校园暴力、未成年人安全以及学生学习状态监督;电梯间中的监控不但可以保护女性以及其他弱势群体的人身安全,还能应对一些突发事故;图书馆、电影院等场所中的监控则可以尽可能地提高在场人群的素质。

至于上海在各垃圾分类点附近安装的摄像头,没准儿还能在晚上逮着几个在夜色掩护下偷偷乱扔垃圾的市民……

上海某垃圾分类点摄像头拍下的场景

part.2 摄像头注视下的城市安全

在分析一座城市的公共安全指数时,除了安全机构的数量,公共环境内的摄像头数量也是一个重要参考数据来源。

从全球最大的城市数据库网站 numbeo发布的《2016全球各国犯罪与安全指数排行榜》来看,中国的安全指数为67.92,跟荷兰(68.53)、西班牙(68.23)、德国(67.05)等发达国家处于一线。这与近几年来中国公共监控系统的改善是分不开的。

2014年,我国监控摄像头数量虽然以每年20%的速度快速增加,但依然远落后于英美等国。当时美国总安装有3000万个摄像头,平均每千人约有96台监控摄像机(包括郊区)。而中国的这一数据还不及美国的20%。

这一数据到了两年后增长到英国平均水平的80%、美国平均水平的60%。尽管如此,中国的二、三线城市摄像头覆盖率依然很低,摄像头密度甚至还达不到10个/千人。

数据来源:中国报告大厅

直到2018年,中国的公共监控设施才算是终于赶上了世界的脚步。

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的《辉煌中国》系列纪录片中提到:中国已经建成世界上最大的视频监控网——中国天网,视频镜头超过2000万个,并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进行警务预测。

这无疑为警方以及公众在解决刑事案件与纠纷的时候,提供了大量的真实视频资料,同时也大大减少了犯罪事件的发生。

图片来源:ZOL中关村在线

part.3 保护隐私,还是“狗命要紧”?

上周四晚上加班结束后打车回家,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滴滴司机闲聊。这个司机一直在说的是,近来他们的网约车内除了语音监控之外,也都安装了摄像头,他们这些司机还要为此支付每年几百块钱的押金……

而当我听到他的这些抱怨后,看着车内后视镜旁的摄像头,首先想到的竟然不是自己连坐个车都得被人盯着,个人的隐私空间又被进一步压缩了,而是有那么一点点安心。(毕竟我又不是许志安)

不过这种安心其实是有点心酸的,因为相比很多“可有可无”的隐私,我们终究还是只能“狗命要紧”。(都是成年人了,什么时候才能两个都要?)

其实大家也都知道监控治标不治本,但毕竟有胜于无,所以我们不能否认对于公共环境的监控,确实是为大家提供了安全上的保证。

但万事总有两面性,有利就有弊。监控既是记录者和监督者,但反过来又可以成为隐私的窥探者。只是希望所有摄像头的制造、售卖和使用能够得到有效的监管,让它们能够真正成为公共场所中无处不在的保护者,而不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1]邓海建. 总有一些地方没有摄像头[N]. 中国青年报. 2015-09-17(002)

[2] 李英锋. 摄像头岂能对着意见箱[N]. 长沙晚报. 2016-11-07(A05)

[3]李杏. 离不开摄像头的社会是可怕的[N]. 长江日报. 2015-09-17(012)

[4]丁家发. “摄像头朝天”防高空坠物有必要[N]. 经济日报,2019-06-24(009).

[5]王伟健,苗苗. 做好事要自带摄像头吗[N]. 人民日报. 2011-08-31(014)

[6]蒋均. 没有摄像头,就能闯红灯?[N].北海日报,2019-06-02(002).

[7]许秀燕.天网工程:新型社会治安防控体系[J].中国建设信息化,2019(09):34-37.

复制本文地址:http://www.fxbfwb.cn/zmazj/2557.html

网站地图